冥珏

我满心欢喜,追随你拥抱你,如此虔诚,终被你打入绝望的深渊。

〖嘉幻〗梦中的未来

萌新写文,文笔贼烂
OOC严重

1
第一次见到那个紫毛的渣渣是在什么时候?嘉德罗斯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对方安安静静的坐在公园的一处长椅上看书,他记得那时叶子已经开始泛黄并且有少数开始脱落,旋转着落下,有一片落在了那个渣渣的书上,他记得那个渣渣捏起那片树叶,放在眼前,用那双藏在黑色圆框眼镜后的湖绿色眸子仔仔细细的端详着,随即轻笑着将那片叶子放入了书本中,嘉德罗斯不明白为什么一片叶子能让他这么开心,他记得对方好像是穿着白色衬衫外面套着灰色毛线背心,好像是,记不太清了。

2
嘉德罗斯又一次在公园的某处长椅见到那个紫毛渣渣,对方依旧是抱着一本书,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看着,沉浸在书中的世界,嘉德罗斯在路过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紫色的头发偏长,柔顺的垂着,将脖颈护起,过长的刘海与那副眼镜遮住了眼睛,没能再次看到那双湖绿色的眸子,嘉德罗斯感到有些惋惜,他想起上一次那双像是被水洗过一般清澈的湖绿色眸子盯着手中的树叶,就是这双眸子让他有好几天像是失了神一般。

3
嘉德罗斯去公园逛逛已经成为了他每天必需要做的事,他觉得这样偷偷关注不是自己的行事风格,于是他准备主动接近。嘉德罗斯围着公园走了一圈,经过了所有有可能会出现紫毛渣渣的长椅,然而一无所获。一连几天,嘉德罗斯都没有在公园见到那个紫毛渣渣,他感到很奇怪,平常不都是下午五点会在公园出现么?

4
“介意我坐在这里么?”嘉德罗斯尽量把语气放的温和,他从来都是很强势的一方,他那与生俱来的强者气场让他从不惧怕任何人和事物。“请便。”依旧盯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的回到,清爽的声音传入嘉德罗斯的耳里,带着一点点不满,大约是自己打扰到他看书了,嘉德罗斯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坐了下来,他瞄了一眼旁边人手里的书,一张张室内设计效果图跳跃于眼前。

5
嘉德罗斯终于询问了对方的名字,是叫紫堂幻,他一遍一遍的重复这个名字,紫堂幻,紫堂幻,幻。与紫堂幻相识已经一个月了,嘉德罗斯询问着紫堂幻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对方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同意了。巨大的幕布上投放着爱犬与主人的故事,嘉德罗斯听到身边人小声吸鼻子的声音,寻声看去,发现紫堂幻眼睛通红泪水在眼眶打着转,倔强的不肯滑落,“纸。”嘉德罗斯翻翻衣服口袋,掏出一包纸递给紫堂幻,“谢谢,我对这种的是没有办法的,看到有宠物救下自己的主人代替主人死去我就忍不住想哭。”紫堂幻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声音染上了轻微的鼻音。“你也有养宠物?”“是的,三只金毛,它们很乖的!”紫堂幻在提到自家宠物的时候湖绿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充满了喜悦。嘉德罗斯没有养过宠物他无法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6
凉爽的秋天离去,带走了树枝上的树叶,寒冷的冬天带着白色的小精灵到来。“很冷?”嘉德罗斯伸出手握住紫堂幻的手,感受到冰凉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牵着紫堂幻走向不远处的饮品店买了杯奶茶塞进紫堂幻手里“拿着暖暖手。”将紫堂幻另一只手十指相扣带进自己的口袋。不久前嘉德罗斯向紫堂幻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毕竟自己太着急了,可看到紫堂幻红着脸说他也一样的时候嘉德罗斯非常高兴,他抱起紫堂幻在对方的惊呼声中转了三圈才把人放下。

7
嘉德罗斯带着紫堂幻远离了这座被冰雪覆盖的城市,前往了国外。嘉德罗斯坐在休闲的藤编椅子上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在喝咖啡的空挡看向正在对着设计图纸发愁的紫堂幻,手中的笔对着纸不停地比划着,眉头紧锁,口中念叨着的是对甲方奇葩审美的不满。嘉德罗斯不自主的勾起了嘴角,看的入迷了手中的咖啡撒了自己一身都还没发觉。

8
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冰雪消散;春天悄悄来临,万物开始苏醒,热闹一片。嘉德罗斯也带着紫堂幻回了国。两人的婚礼快要到了,紫堂幻觉得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而嘉德罗斯便将他拉入怀中贴着他的耳朵告诉他,并不快。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将他的心都拨的发颤,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让他浑身的温度急剧升高。婚礼如期而至,在一个露天草地上举办,他们并没有邀请多少人来,只是邀请了他们的父母以及各自玩的要好的伙伴。婚礼进行曲响起,嘉德罗斯带着紫堂幻走入,两人均是一身白色新郎服。司仪宣读着祝福,询问嘉德罗斯是否愿意娶身边这位先生,嘉德罗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愿意,司仪又问紫堂幻,是同样的毫不犹豫的回答。是夜,嘉德罗斯从后面拥抱着紫堂幻,而紫堂幻挣脱了嘉德罗斯的怀抱,他转过身注视着嘉德罗斯,轻声说到“嘉德罗斯,你该醒了。”

9
趴在床边的嘉德罗斯猛然坐直了身子,将金色的瞳眸睁圆了,看到面前躺在病床上的紫堂幻,现实逐渐将他拉回。是梦啊,原来是梦啊,金色的眸子黯淡了下来。他回忆起半年前和紫堂幻一起去看电影,那时他们刚刚确定关系一个月,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黑色汽车向着他们冲来,他被紫堂幻推开,而他眼睁睁的看着紫堂幻被撞到在地,鲜血快速蔓延。

10
这半年嘉德罗斯将工作丢给了雷德和蒙特祖玛夫妻二人,而自己则照顾着紫堂幻,他每天都在希望着紫堂幻能醒过来,能用那双清澈的湖绿色眸子看着他,对着他笑。嘉德罗斯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多了,甩了甩脑袋,他站起身从衣服口袋里拿出烟和打火机走向卫生间,他因此并未注意到病床上的紫堂幻的手指动了动。